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

王辉斌:宋代的诗派及其成因

时间:2018-09-02 09:02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外围滚球365_365篮球滚球偷分漏洞_365篮球滚球偷鸡6书法网 阅读:次

王辉斌:宋代的诗派及其成因

相对于李唐等其它朝代而言,赵宋是一个文人结社意识甚为强烈的国度,所以各种诗派、词派的诞生,在这一时期有如雨后春笋一般。仅就诗派言,张涤云《中国诗歌通论》第三章《中国诗歌的流派》(上),即论列了11个之多,具体为:宋初白体诗派、宋初晚唐诗派、西崑体诗派、北宋革新诗派、苏诗派、江西诗派、理学诗派、南宋爱国诗派、永嘉四灵诗派、江湖派、宋末遗民诗派[1]。其中,除理学诗派在时间上介入北宋与南宋之外,属于北宋时期的诗派,主要为宋初白体诗派、宋初晚唐诗派、西崑体诗派、北宋革新诗派、苏诗派、江西诗派,共6个;而属于南宋时期的诗派,则有南宋爱国诗派、永嘉四灵诗派、江湖派、宋末遗民诗派,共4个。包括理学诗派在内的这11个诗派,上接晚唐五代,下与金、元关联,从而使得具有300年历史的宋代诗歌创作,一波接着一波,一浪高过一浪,蔚为壮观。而正是因为有了这些诗派的存在,宋代的诗歌才取得了可与唐诗一比高低的辉煌成就。

一、北宋诗派:在宗唐中崛起

文学史上的“流派”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命题,因为其所涉及的是作家在一定时期内的文化背景、文学思想、创作方法、艺术风格等多方面的内容,且其命名的依据与形式也各不相同,如或着眼于时代(如“唐宋派”),或立足于地名(如“桐城派”),或以总集为切点(如“花间派”),或因风格而缘起(如“本色派”)等,可谓应有尽有,不一而足。以诗歌史上的“诗派”为例,其最突出的特点就是“体派合一”,如为严羽《沦浪诗话·诗体》所列举的“建安体、黄初体、正始体、太康体、元嘉体、永明体、齐梁体”与“苏李体、曹刘体、陶体、谢体、徐庾体、沈宋体、陈拾遗体、王杨卢骆体、张曲江体、少陵体、太白体”[2]等,即均被文学史目之为赵宋以前诗派的依据,于是也就有了建安诗派、正始诗派、太康诗派,以及太白诗派(“太白体”)、少陵诗派(“少陵体”)、韩孟诗派、元白诗派等名目。同时,历代的“诗派”又与当时的诗人群体或文人社团关系密切,如建安诗派之与建安七子,正始诗派之与竹林七贤等,即无不如此。

如上所述,北宋的诗派除去属于初创阶段的理学诗派不计,主要有宋初白体诗派、宋初晚唐诗派、西崑体诗派等6个,在不足170年(960—1127)的北宋诗歌史上,其诗派之多,仅此即可见其端倪。而且值得注意的是,北宋的这些诗派,均具有较强的文人结社性质,如江西诗派即为其代表。对此,吕本中在《江西诗社宗派图》中所言“自豫章以降,列陈师道、潘大临、谢逸、洪刍、铙节、僧祖可、徐俯、洪朋、林敏修、洪炎、汪革、李錞、韩驹、李彭、晁冲之、江端本、杨符、谢薖、夏傀(倪)、林敏功、潘大观、何觊、王直方、僧善权、高荷,合二十五人以为法嗣,谓其源流皆出豫章也”[3]云云,即略可证之。但需加指出的是,江西诗派的成员,并非为吕本中在《江西诗社宗派图》中所列举之25人,而是还有江端友、吴则礼、苏痒等数十人之多。至于方回在《瀛奎律髓》卷二十六评陈与义《清明》诗中所言之“一祖三宗”云云,则更是道出了江西诗派较为明确的结社意识。所以,从总的方面讲,江西诗派的结社性质之较为明显,乃不言而喻。这一事实表明,以江西诗派为代表的北宋诗派,较之唐代的格律诗派(又称“沈宋诗派”)、风雅诗派(又称“陈张诗派”)、山水田园诗派(又称“王孟诗派”)、边塞诗派(又称“高岑诗派”)等而言,显然是具有很大的区别的。即是说,存在于唐代的这些诗派中的所有诗人,在他们各自的人生之旅与各种类型的文学活动中,都不曾有过结社的意念与情愫,而宋代诗人则不然。虽然如此,但北宋各诗派之间也有着一个极为明显的共同点,即其皆因唐人唐诗而使然。即是说,北宋诸诗派的形成,乃为当时诗人们普遍宗唐的一种必然结果。

从接受史与影响史的双重角度进行审视,宋代诗人普遍宗唐(含变唐,下同)已为不争之事实。而正是因为这种具有普遍性的宗唐现象,才使得北宋的各种诗派应运而生。所以,存在于北宋诗歌史上的宋初白体诗派、宋初晚唐诗派、西崑体诗派、北宋革新诗派、苏诗派、江西诗派,以及具有“南北合一”特质的理学诗派,即无一不与唐人唐诗关系密切,无一不因宗唐而诞生。如宋初白体诗派之“白体”, 宋初晚唐诗派之“晚唐”,即已是将其与唐人唐诗的关系进行了较为清晰之揭示。所谓“白体”,指的是中唐白居易平易浅显的诗风。白居易的这一诗风,主要体现在他的闲适诗及晚年与刘禹锡的唱和诗方面,而宋初以徐铉、李昉、苏易简、王禹偁、张咏等为首的一批诗人,即兴起了致力于师学与效仿白居易这一诗风的创作热潮,《蔡宽夫诗话》中的“士大夫皆宗白乐天诗”者,所言即指此。由是,白体诗派即因此而形成。而所谓“晚唐”,是指在宋真宗(998—1022)期间,相继出现了一批以仿学晚唐贾岛、姚合诗歌风格为主[4]的诗人,如魏野、林逋、潘阆、寇准与“九僧”[5]等,即皆为其代表。这些诗人,即被称之为晚唐诗派,或曰“晚唐体”。对此,方回《送罗寿可诗序》已有载:“晚唐体则九僧最逼真,冠莱公(准)、鲁三交(交)、林和靖(逋)、魏仲先父子(魏野、魏闲父子)、潘逍遥(阆)、赵清献(拚)之父(应为其祖赵湘)凡数十家,深涵茂育,气极势盛。”[6]据此可知,“晚唐体”在宋初也是一个成员众多的诗派。贾岛与姚合的诗歌,综而言之,主要表现出了两大特点,其一是讲究苦思苦吟,其二是诗风清淡幽静,而“晚唐体”诗人所倾心者,亦正在于此,这从潘阆《叙吟》、魏野《冬日抒事》、林逋《湖村晚兴》、寇准《春日登楼怀归》、文兆《送简长师之洛》、宇昭《赠魏野》等诗,即略可获知。与白体诗派、晚唐诗派相前后的西崑体诗派,则因仿学李商隐之诗风而名噪当时。严羽《沧浪诗话·诗体》云:“李商隐体,即‘西崑体’也。”[7]又,刘攽《中山诗话》云:“祥符、天禧中,杨大年(亿)、钱文僖(惟演)、晏元献(殊)、刘子仪(筠)以文章立朝,为诗皆宗尚李义山(商隐),号‘西崑体’。”[8]所言已甚为清楚。

(责任编辑:新闻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